您当前的位置 :当前位置:>主页 > 维权 > 新闻正文
37岁孕妇哭诉:本想保胎燕都医院却给我打胎
时间:2014-06-13   来源:未知
 
  彩超医生:胎儿有心跳主治医生:胎死腹中
 
  做完流产手术又做妇科手术不交钱不让下手术台
 
  市民于女士本想保胎,却被告知胎死腹中,让她伤心的打胎手术尚未结束,医生提出还需要做第二次手术,不同意就得在手术台上“想想”。无奈之下,于女士只得在手术室内现场刷卡交钱。让于女士万万没想到的是,医生还想为她进行第三次手术,因银行卡内无钱,她还被医生定义为“选择性障碍症”。
 
  而上述这些,还不算最让她伤心的。“我事后才知道,胎儿竟然还活着,就被当成死胎活活打掉了!”昨日,37岁的于女士哭泣着向沈阳晚报、沈阳网记者讲述着她在三经街六纬路沈阳市燕都医院的遭遇。
 
  就诊两位医生两种说法
 
  彩超医生:小心脏跳得挺有劲;主治医生:已经枯死
 
  于女士说,今年5月19日,她发现下体带红,因为已经怀孕2个月,就准备前往医院检查,并作保胎打算。
 
  “去的是沈阳市燕都医院,离家近。”于女士说,接诊医生叫张立,“张立给我做的检查,让我先做个彩超。”于女士说,在做彩超过程中,她曾经询问医生情况如何,被告知“看起来孩子很大,快60天了,小心脏跳得挺有劲的。”于女士说,检查后她拿着彩超报告单上楼找张立,没想到却被张立告知“胚胎已经停止发育了,已枯死,是先兆流产,让做人工流产”。
 
  于女士说,当听说“需要放弃孩子”,她感觉就像晴天霹雳!由于医生说孩子已经停止发育了,所以就听从了医生的话,准备做人工流产,交了近4千元后,预约5月23日做人流手术。
 
  “5月23日下午,我在婆婆的陪同下,来到燕都医院做人流,在马上要做手术前,张立告诉婆婆和我,说我有其他妇科病,建议做手术,婆婆和我当时就拒绝了。”于女士说,她的婆婆曾经是某大医院的护士长,因此了解所谓的妇科病,根本不需要手术。
 
  被迫刚做完手术又要手术
 
  “我发现如果不答应手术,我就会一直赤裸裸地躺在手术台上。”
 
  “做完全麻人流术后,我还躺在手术台上并未完全清醒,张立称,人流术还没有处理完,必须要接着做其他妇科手术,不然会有病菌感染到子宫,影响以后的生育功能。”于女士说,当时听了张立的话很慌很怕,要求打电话与家人商量,张立以“有辐射拒绝了”。
 
  于女士说,她告诉张立自己没带钱,张立称可以让家人通过网银付费。“我以各种理由拒绝手术,都被张立给否定了,后来我发现如果当时不答应手术,我就会一直赤裸裸地躺在手术台上。”于女士说,她想求助同来的婆婆,于是称装银行卡的包在婆婆那里,“本以为婆婆会问他们拿背包的理由,而由婆婆来拒绝。”于女士说,没想到没有多久,银行卡就被拿到了她面前。
 
  于女士告诉记者,她看到不仅自己的背包和银行卡被拿进手术室,而且刷卡用的POS机也被拿进了房间。“在我迷迷糊糊的状态下,他们让我交钱,因为护士把银行卡拿错了,两次提示密码错误,护士还告诉我再错就会封卡。”于女士说,换卡后才交完手术费。
 
  逃脱第3次手术因“无钱”了事
 
  “主治医生说我有选择性障碍症,还说些诱惑的话。”
 
  “我又一次做了全身麻醉,被做了所谓的妇科手术,至于都做了什么,做的什么手术,我至今都不清楚。”于女士说,这个手术做完后,她依旧被赤裸裸地放在手术台上。“张立让我接着做第三个手术,好像是妇科整形术,我迷迷糊糊中拒绝了。”
 
  “张立拿出她的手机,拨通了她说的一位患者的电话,让我询问那位患者做完妇科整形术后的情况及带给夫妻生活的好处。”于女士说,她依旧拒绝做第三次手术,“这时张立在我身边继续说,她学过什么心理学,还说我有选择性障碍症,还说了些诱惑我继续做第三个手术的话,后来我以银行卡内钱不够为借口拒绝此项手术。”于女士说,直到此时,她才被准许离开手术室。见到婆婆后才知道,医院护士称“孕妇要包”,直接将背包拿进手术室。
 
  检查根本没有引流管
 
  权威医院说,近半个月的消炎“没必要”。
 
  三天后,于女士感到身体有些热不舒服,再次来到沈阳市燕都医院,找到张立询问要不要打消炎针,“张立说给我检查一下后说,感染得十分严重,必须马上做消炎处理,还责备我为什么前两天不来消炎。”于女士说,此时她才知道体内还有引流管和填塞物。
 
  虽然一直消炎,但在术后第11天,于女士出现了药物慢性过敏反应。于女士立即前往沈阳某权威医院检查,被告知根本没有引流管!近半个月的消炎“没必要”。
 
  神秘电话称可退钱
 
  于女士说,她及家属为此找到医院,向医院索要就诊时的门诊病历及超声医学影像报告单,报告单清楚显示“胎芽1.8cm并见原始胎心搏动”,“我已经向其他医生咨询了,这说明孩子是活的,这不是为了赚钱杀人吗?”于女士愤怒地说。
 
  记者随同于女士前往沈阳市燕都医院,一名自称姓刘的负责人接待时称:“确实有这样的事,有疑问可以到法院告。”医院称,一切都不解释,只按照报告单“说话”。姓刘的负责人离开会议室,随后一个神秘电话打进于女士手机:“你带记者去了?局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说是医院可以把手术费五万七给你退了。”
 
  于女士说,她的手术费用确实是5.7万元,但她不想退钱了事。“为什么彩超医生说孩子很好,张立却说孩子已经枯死,究竟都给我做了哪些手术,是不是已经剥夺了我的生育权?”于女士说,她本欲做彩超检查胎儿发育情况,而如今孩子没有了,不但没有让她更健康,反而给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影响和麻烦。
 
  “我一定要讨个说法,为我没见面的"被谋杀"的孩子讨个说法!”在结束采访时,柔弱的于女士坚定地表示。
 
  燕都医院和爱心女子医院
 
  是同一地址
 
  2013年4月3日,耿女士投诉三经街六纬路的沈阳爱心女子医院,称“上环手术结束没多久,麻醉药还未过劲儿,几名医护人员就围住她,称上环时发现有卵巢囊肿、宫颈囊肿、宫颈糜烂等疾病,如果不做手术以后有可能出现大出血,危及生命。还是不想做,医生就让我在手术室里"认真思考"。”耿女士说,她最后被逼无奈拿出了23748元手术费。
 
  辽宁省消协维权专员表示,如果耿女士所述属实,爱心女子医院通过不正常手段让患者手术,就涉嫌侵犯患者的知情权。按照规定,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,造成患者损害的,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
 
  记者随后查询,沈阳市燕都医院所在的地址,就是当初耿女士就诊的沈阳爱心女子医院所在地。
 
  爱心女子医院
 
  一个月遭48名患者投诉
 
  耿女士的投诉并非个案,辽宁省消协曾在一个月内,收到48名患者对沈阳爱心女子医院的投诉。这些患者除了沈阳本地人外,还有来自鞍山、本溪、铁岭、阜新、朝阳等多个城市的外地人。
 
  在48名投诉者中,主要以做人流、戴节育环和治妇科疾病为主。在这些投诉者的讲述中,她们的遭遇与耿女士的经历大同小异,均被查出患有宫颈糜烂、卵巢囊肿、子宫肌瘤这三种病,而且都是以急需手术为名,通过各种方式产生高额消费。这些人中,最少的花了1万多元,最多的则达6万余元。
 
  沈阳晚报、沈阳网记者梅天磬摄影记者王江
 



上一篇:京东商城网购一箱苹果 收到时已经烂了一半 下一篇:申通快递员工货物堆里打闹抽烟?公司负责人被带走调查
编辑: admin
相关新闻: